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2021-07-01

作者丨妮蔻   排版丨苏建红

来源丨消费界

2021年年初,陆正耀想重新夺回对瑞幸的控制权,但最终“逼宫”失败。 神州租车也预计将于今年7月向港交所申请退市。

陆正耀的资本版图已分崩离析。但他仍然选择开始新的资本游戏, 带着“小面日记”回来了!预计其运营将 以“趣小面”自主品牌为核心,然后不断通过投资吸纳其他品牌,打造一个餐饮王 国。

此次回归,外界称为陆正耀的正名之战。

有人说,陆正耀是一个擅长玩资本游戏的“骗子”,他的几次创业都离不开抓住风口、彪悍融资、烧钱扩张、迅速上市、金蝉脱壳一波操作 。退一步讲, 即便模式可行, 52岁的陆正耀,此次还能融资吗?据了解,其今年半年内三次被强制执行金额已达25亿元。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创业,从一件花裤衩说起

陆正耀的创业故事,还要从一件花裤衩说起。

1、挣脱体制束缚,下海经商

陆正耀是地地道道的的福建人,有着闽商的性格特点:敢拼敢闯。

他还是个高学识分子,1991年,他从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机构单位做公务员,做着朝九晚五的工作。

干了三年后,陆正耀果断辞职,下海经商。

有人曾问陆正耀为什么辞去公务员工作时,他回答道:因为单位不让我穿花裤衩上班。

2、抓住通信行业风口

90年代,通信行业正处风口,吸引众多创业者,陆正耀就是其中之一。

辞职后,陆正耀迅速切入当时之处于抛物线上升期的通信行业,创立了一家名为DITEL Technology的公司,做通讯设备代理及系统集成生意。

初次创业,陆正耀的生意天赋初显。在几年内,他带领数百名员工将DITEL Technology公司销售额做到数亿元。

要知道,那个年代的数亿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夸张的说相当于现在几十、上百亿生意了。

当通信行业走下坡路后,陆正耀又成立了第二家公司——北京华夏联合科技,做起企业长途IP电话生意。

一年时间不到,北京华夏联合科技就成为当时通讯行业巨头阿尔卡特在中国最大的代理商,收入超过1亿元,占据整个行业10%的份额。

前两次创业成功后,陆正耀也尝到创业带来的甜果,就觉得自己天生就是经商的料。但很快就被打脸了。

3、失败的尝试

人在获得巨大满足感、成就感之后,就会特别想要放松自己。

这时,陆正耀去了美国,顺便看看有没有好的新商业机会。

一天,陆正耀的车在高速路上抛锚,由于地处远处郊外,很久都没有一辆车经过。

他就打电话给当时美国汽车服务巨头AAA公司,寻求救援。

很快,AAA的救援车赶到现场,解决了陆正耀的难题。

AAA效率之快,让陆正耀陷入沉思。

同样疆土辽阔、人口众多的中国,为什么没有中国版AAA公司?

于是,UAA联合汽车俱乐部诞生了,这也是陆正耀第三家创业公司。

UAA公司参考了美国AAA商业模型,主要是给消费者提供汽车救援、汽车维修和汽车保险服务,用户注册免费,服务一次60元。

当时,陆正耀采取的营销方式就是铺天盖地的广告,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让消费者知道UAA。

第一年,仅在北京市场,陆正耀就砸了几千万元的广告费。

流量聚集的时代,这种广告模式特别盛行。史玉柱、陈天桥等营销奇才,彼时也正通过简单粗暴的广告手段把脑白金和网络游戏卖给中国人。

后来的神州系、瑞幸,都多多少少也沿用了这种营销方式。

当时,UAA商业模式并不被消费者认可,由于4S店在中国消费者心里的地位过于稳固,汽车保有量也还不高,同时UAA自身也没找到盈利点,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虽然UAA失败了,但却为之后的神州专车创造了条件。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风口大师”的神州系

UAA失败,一方面让陆正耀摸清了汽车服务的门路,另一方面留下了220万的注册会员,为神州租车带来第一批用户。

1、租车,第二个风口

2007年,神州系第一块版图“神州租车”成立了,也是陆正耀踩中的第二个风口。

在神州租车之前,成立于2006年的一嗨租车,凭借“2小时响应,零误差调度”,给市场带来了巨大震动。

一场租车领域的混战打响了。

这次,陆正耀赌上了全部身家,有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正好联想的高级投资人刘二海也看上租车的商业模式,两人一拍即合,刘二海直接投了800万美金。

刘二海是陆正耀的“贵人”之一,在之后一系列的“陆氏套路”中也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同时,还吸引来凯鹏华盈,带来3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不同以往通信代理生意,租车是格外烧钱的生意,做广告、买车、请司机都得花钱。烧钱的结果就是迅速扩张,神州租车从2007年全国11个城市运营300多辆车,到2008年全国20个城市运营1000辆车,规模居全国第二。

2010年,陆正耀拿到了联想控股12亿元的投资,开始了更疯狂的烧钱模式,直接做起了价格屠夫。

首先,陆正耀先斥资6亿元购买新车,将规模升至5万辆,甩开业界第二的一嗨租车足足4万辆。

然后,将租赁价格全线下调30%~50%,以低价抢占市场。

这种做法让同行恨得牙痒痒,但却无可奈何,谁让陆正耀有钱呢?

租车行业本身就是规模经济,规模越大,成本越低。

2、寻求上市

做了行业老大,上市就成为必经之路。

陆正耀首选美国纳斯达克,但负债率90%的公司凭什么上市?结果可想而知。

上市之路行不通,还是老老实实保住老大地位吧。

不曾想,市场不景气,神州租车现金流又出现问题,命悬一线。

幸运的是,陆正耀在刘二海牵线搭桥下认识了生意场上的第二个“伯乐”——华平资本黎辉。

某次会面,陆正耀向黎辉诉苦,说想要再融一次资,黎辉答应了,没多久2亿美元就打到了陆正耀的账上。

这2亿美元不但是神州租车拿到的国内租车业迄今为止最大单笔股权投资,也是华平投资截至当年在中国的最大单笔投资。

黎辉当时表示:“哪怕神州当时是租车业前三名里规模最小的,但我还是决定投,陆总是这个决定的关键因素。”

陆正耀、刘二海、黎辉后来被外界称为“铁三角”。

2014年,神州租车再次出发,终于在香港成功上市,股价首日就从IPO的8.5港元飙升到10.96港元,涨幅近29%。

3、神州优车:神州系第二块版图

租车业务稳定之后,陆正耀与铁三角,把目光投向了专车业务。

2015年1月,神州专车在全国上线运营。与滴滴不同,神州专车全部为自有车辆。

半年时间,神州专车迅速完成A轮2.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还是联想控股和华平资本。

2016年1月,神州优车成立,同时将原神州专车所有资产、业务和5家子公司全部注入神州优车。同年7月,神州优车火速在新三板挂牌,首日市值便冲到417亿元。从启动到上市,神州专车仅仅花了1年半时间,打破了神州租车7年上市的记录。

凭借神州租车、神州优车两大品牌,陆正耀打造了自己的“神州系王国”,此时的陆正耀正处人生巅峰。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神州租车

4、神州系的没落

从铁三角碰头的那天起,神州系就成为他们圈钱的工具。

神州租车上市一年多时间,陆正耀及其他投资股东就开始疯狂抛售股票,累计抛售总股本的42%,套现113亿左右,部分股东直接选择清仓。

在这个过程中,神州租车的股价一路狂跌至不足8港元。

神州优车上市不久也受到同样的待遇,各种抛售套现,最后留给二级市场股民的是一片残骸。

瑞幸在经过财务造假事件之后,股价更是一泻千里,以退市告终。

好在亚洲PE安博凯最终宣布将接盘神州租车,预计在今年7月完成私有化。这笔交易也为陆正耀赢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那么,瑞幸咖啡的命运如何?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瑞幸,一场资本骗局

自诞生起,瑞幸咖啡便不乏传奇色彩:有人说它是民族之光,从2017年10月成立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仅用了18个月,在国外割洋人韭菜,还在星巴克的老巢打出“咖啡平权”的旗号,在国内变着法请国人免费喝咖啡。

也有人说它是一场“铁三角”导演的资本骗局。

更具戏剧性的是,上市一年不到,瑞幸自曝财务造假,昔日的资本宠儿收到纳斯达克退市通知。

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发生后,陆正耀在朋友圈中发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心情似乎并未受影响。

1、财务造假

2020年4月2日,瑞幸发布公告,承认其在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内存在伪造交易行为,涉及销售额达22亿元人民币,并表示公司董事会已成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对该事宜进行调查。

消息一出,瑞幸美股盘前价跌幅超过80%,开盘后多次熔断,股价也从20多美元跌至5.62美元。

2020年5月,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分别终止钱治亚、刘剑的首席执行官、首席运营官职务,同时任命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代理首席执行官。

这场由自曝造假所引发的风波,在3个月后终于等到了一个结果:瑞幸退市。

2、财务造假对二级市场的影响

瑞幸造假事件,让中概股和中国成了间接的“受害者”,在美国资本市场面前,产生了信用危机。

每一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除了企业自身受重伤之外,躺枪的还有广大的投资者。

在国内财务造假被查,股价当天最多跌停,虽然可能造成股价连续跌停,但是后期仍有回旋的余地。

美国不同,涨跌幅没有限制,经常出现最高跌幅超过80%窘境,投资者损失无法估计。

这也提醒投资者,保持独立思考,切勿盲目投资,通过行业、上下游经营情况、公司经营以及财务状况等多方面考察再进行投资。

玫瑰娇艳的背后,是满身的刺。

3、“逼宫”事件

2021年开年不久,瑞幸爆出“宫斗”大戏。

数十名瑞幸中高层人员,包括公司副总裁7名、所有地方分公司高层以及核心业务管理人员,发表了一封联名信,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郭谨一。

联名信中,列数郭谨一贪污腐败损害公司利益、滥用权力铲除异己、能力低下三大罪状,要求罢免其职位。

不久,郭谨一就发布致全员信,称举报信是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2月,瑞幸咖啡董事会发布公告称,调查组调查发现没有证据证明联名信中所说的郭谨一的不当行为。

当时参与“逼宫”的陆正耀派则大部分被洗牌出局。

到7月,陆正耀、刘二海、黎辉“铁三角”都被清理出董事会。

这一系列闹剧之后,瑞幸仍屹立不倒。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瑞幸

在国内消费市场方面,目前瑞幸咖啡门店总数近4800家,注册用户已近1亿。

CEO郭谨一还透露,2021年1月,瑞幸新开门店数超过120家,但并未透露这120家的直营或加盟比例。

而陆正耀在“逼宫”失败后,则带领众多旧部另辟道路了。

这让我们不禁好奇,陆正耀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这群人一路跟随?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陆正耀如何笼络人心?

陆正耀手下两名干将:钱治亚和杨飞。

1、台前钱治亚,幕后陆正耀

“菩萨面孔,雷霆手段”是外界对钱治亚的评价,外表柔美,做事雷厉风行。

在遇到陆正耀之前,钱治亚在武汉打拼多年,最高做到总经理的职位。

2004年,29岁的钱治亚不满足于现状,决定离开武汉,只身一人到北京闯荡。

到了北京,遇到职业生涯的“伯乐”陆正耀。

彼时的陆正耀在电信行业已经混的如鱼得水,但他想做更大事业,于是2007年创立神州租车,在公司颇受赏识的钱治亚跟着老板的脚步,撸起袖子就开始干。

钱治亚跟随陆正耀从一个小行政到后来的总经理再到神州优车的副董事长。她曾掌管神州在全国300个城市的1000多家门店,甚至于陆正耀每次见完合作方,都由她敲定具体细节。

她用十三年的时间证明了自己,获得陆正耀的信任和重视。

直到2017年,41岁的钱治亚和陆正耀提出自己想开一家咖啡店,陆正耀表示无条件支持。

在钱治亚辞去神州职位时,陆正耀还写过一份欢送信:

“我代表神州的小伙伴,感谢治亚的一路陪伴,本着公司开放包容的企业文化,对她的创业决定,我由衷地理解,并愿意鼎力相助,为她打CALL。”

同时,在资金上给予充分支持,瑞幸咖啡一开始所有的资金都是创始人团队的自有资金以及陆正耀的个人无息贷款约5亿元。

陆正耀还把神州优车总部的位置划出一块来,租给瑞幸咖啡做办公场地,神州的员工进入瑞幸咖啡时,连门禁都不用换。

在钱治亚带领下,瑞幸用了18个月时间火速在纳斯达克上市,创造了最快上市公司历史。

对于瑞幸来说,钱治亚只是明面上老板,幕后还是陆正耀,他是背后的资本操盘手。

钱治亚自己也说“我不擅长资本,陆总做董事长可以在战略和资本上帮我们把把关,公司现在跑得非常快,这样我可以更专注业务和运营。”

而陆正耀也直言:“咖啡这一仗打得漂亮,一气呵成,炮火充足,星巴克的市值已经缩水100亿美元了,如果星巴克给我们100亿美元的股票,我们就不打了。”

在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后,上演了一出“弃车保帅”的戏码,钱治亚成为被抛弃的棋子。

2、营销鬼才——杨飞

被陆正耀抛弃的不止是钱治亚,还有营销鬼才杨飞。

从神州专车开始,他就是一系列营销事件的策划人,擅长营销是他给外界的一个标签。

瑞幸病毒式营销手段可谓是快准狠。

杨飞对于如何获取并留存用户上,有其独特的见解,他称之为“流量池”思维:利用各种手段获取流量,裂变拉新,再获得更多流量,如此往复,周而复始。

对于流量,瑞幸从不吝啬:花重金请汤唯等明星代言;在朋友圈投最贵的信息流广告;1.8折、新入首单免费等大力度优惠促销。

瑞幸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瑞幸咖啡净亏损16.19亿元,其中销售及市场费用高达7.45亿元。

杨飞曾在《流量池》一书中提到:“很多时候遇到的问题不是花钱多苦恼,而是钱花不出去,买不到足够的流量曝光而烦恼”。

当然,杨飞之所以有底气开展这种砸钱营销方式,都是在陆正耀授权的前提下进行的,陆正耀也认为这种营销方式非常有效果。

外界看来,瑞幸这种“烧钱不图回报”的做法,在市场中有一种恐吓的作用,比较疯狂。

想效仿瑞幸,则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但并不是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神州系”。

我想,应该没人敢和“疯子”打架吧?

3、他们为什么跟随陆正耀多年?

抛开神州系资本黑幕,钱治亚和杨飞等人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不禁好奇,陆正耀凭什么能够吸引来这些人?又是凭什么让他们死心塌地的为他做事呢?

如果是为了钱,那在神州系上市后其实作为企业高管已经实现财务自由了,钱已经不是驱动他们的主要因素,也许陆正耀是个擅于激发员工自驱力的领导。

丹尼尔·平克曾在《驱动力》一书中提到,人的驱动力可分为三种:

驱动力1.0,生物学驱动,人类以及动物饮食止渴、交配以满足性欲;

驱动力2.0,来自外在动机,主体做出特定行为时会得到来自环境的奖励或惩罚;

就比如说,在教育孩子方面,家长要避免将家务与金钱奖励放在一起,否则会打击孩子做家务的积极性。

而且,奖励或惩罚的效果会越来越差,甚至会让孩子陷入追求短期利益的视角中。

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更要避免以奖励或惩罚激励员工。

驱动力3.0,来自内在动机,人们想要主导自己的人生、学习并创造新事物,让自己以及周围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内在需求。

驱动力3.0适合创造性工作,右脑工作者。

也许陆正耀正是运用了驱动力3.0的策略激发员工的自驱力,让员工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具体怎么做呢?

首先,给予员工平均基线以上的薪资待遇。

就比如说瑞幸的员工薪资在行业内是出了名的高,让员工很难拒绝。

一位瑞幸咖啡师曾说:“在瑞幸他从来没想过离开,因为瑞幸提供一份高性价比的薪水,高出同类工作两倍左右,这是一份没人能拒绝的工资。”

包括Google等企业也是给予员工行业最高水平薪资,让员工心无旁骛,去创造产品。

其次,充分放权,给予员工自由发挥空间。

当钱治亚有创立瑞幸的想法时,陆正耀给予百分百的支持,充分授权。

如果不是因为财务造假,也许瑞幸会走的远一些,但资本操盘并非钱治亚的错,她就是个背锅侠。

再举个例子,Google公司有个“20%时间”工作方式,允许工程师拿出20%上班时间来研究自己喜欢的项目。

语音服务Google NOW、谷歌新闻、谷歌地图上的交通信息等,都是20%时间的产物。

言归正传,在收拢人心上,对内陆正耀充分发挥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对外他则以利益驱动。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利益驱动“铁三角”

朱啸虎曾说过一句话:“最靠谱的关系,是一起赚过钱的关系。”

这句话形容陆正耀、刘二海、黎辉三者关系最恰当不过。

1、“贵人”之刘二海

刘二海,毕业于北京大学,目前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在创办 愉悦资本 前,刘二海曾加入君联资本的前身——联想投资,担任董事总经理,负责公司在TMT领域的投资。

其典型投资案例包括:蔚来汽车、摩拜单车、途虎养车、瑞幸咖啡、绿米联创、乐元素、伊美尔、易车、智联招聘、神州租车等项目。

刘二海与陆正耀结识于2005年。

刘二海在谈起陆正耀时,说:“陆正耀表面看着是那种经常喝酒和带一帮兄弟经常打架那种人。其实不是,他特别细心,能算账,是典型的‘表’叔。”

刘二海还说,虽然陆正耀比他小一岁,算是老同志了,但还是充满激情,挺胖的一个人居然每天坚持跑步。

刘二海第一次投资了陆正耀创立的联合汽车俱乐部(UAA)。

2008年,陆正耀和神州租车正在起步阶段,金融危机爆发让陆正耀处于危难之中。

这时,刘二海携800万美金解救了陆正耀。

可以说,没有刘二海及其资本的无限扶持,便没有今天出行领域的巨无霸神州优车,也没有今天在出行领域的大佬级人物陆正耀。

到了2010年,刘二海又投了12亿元,使神州租车抢占租车市场,成为行业龙头。

此后陆正耀的多个创业项目,刘二海不仅提供资本支持,也提供业务转型的帮助。

凭借神州租车,刘二海名利双收。

2014年神州租车上市当年,联想控股持有神州租车64.5%的股份。

同年,刘二海登上福布斯中国最佳投资人的榜单。

尝到甜头后,刘二海同陆正耀的组合在烧钱的路上越走越远。

瑞幸成立仅18个月赴美上市,是以累计亏损近22亿元为代价的。

刘二海通过愉悦资本先后投了8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8亿元)。

由于财务造假,瑞幸被纳斯达克摘牌,意味着刘二海5.8亿元打水漂了,因为他尚未抛售过瑞幸的股票。

对于此次失利,刘二海说:“风险投资是高风险的事业,要学会认输。”

2、白衣骑士——黎辉

一位和陆正耀有过多次合作的投资人曾说:“很多人都号称和陆正耀走得很近,但和陆正耀真正走得近的投资人,只有黎辉一个。”

年轻时的黎辉曾任高盛(亚洲)担任执行董事、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副总裁,华平投资亚太区总裁。

2002年,黎辉加入全球最大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之一的华平投资,帮助华平在中国一路做大,也成为华平亚太区掌舵人,曾被《财富》评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30位投资人之一。

2010年,陆正耀在四处求钱的融资路上认识了黎辉。

直到两年后,黎辉才真正投神州租车(投资2亿美金)。

投资神州租车,黎辉出于两方面考虑:

一方面,经过对租车行业的详细调查,黎辉非常看好神州租车的商业模式;

另一方面对陆正耀个人的欣赏,黎辉说:“陆正耀是个非常数据导向型的企业家,算账很细,执行力极强,还敢冒险。我认为他具备企业家应该具备的所有特质。”

神州租车上市一年后,包括陆正耀在内的所有大股东都赢得了高收益,其中黎辉的华平投资抛售了7.09%的股票,套现3.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亿元)。

2020年,华平投资对神州租车增持前,还持有神州租车10.12%的股权。 减去投资资本,在神州租车这笔投资中,华平投资净赚了约2亿美元。

2016年,黎辉离开华平投资,成立了大钲资本,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瑞幸。

在瑞幸A轮融资中,大钲资本投了1亿美金;B轮融资中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投了2亿美金。

可以说,瑞幸是“铁三角”的资本操作的作品,陆正耀主要负责内部管理,黎辉和刘二海则负责对外资本运作。

凭借丰富的经验,“铁三角”以最快的速度让瑞幸登入纳斯达克。

上市时,瑞幸咖啡的股比结构里,陆正耀持股30.53%,黎辉的大钲资本持股11.9%,刘二海的愉悦资本持股6.75%。

上市的下一步就是套现。2020年1月8日,大钲资本减持了瑞幸咖啡3840万股,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赚回了当年的投资。

瑞幸财务事件爆发后,当我们以为黎辉会抛售瑞幸时,剧情出现大反转!

今年4月,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已与股东大钲资本、愉悦资本达成总额为2.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协议,其中大钲资本领投2.4亿美元,愉悦资本投资1000万美元。

大钲资本、愉悦资本重新下注,是否能助力“民族之光”瑞幸重回巅峰?

瑞幸之后,陆正耀又在布什么局?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餐饮,陆正耀正名之战

瑞幸之后,陆正耀再次操盘,准备通过“小面日记”项目进军餐饮行业。

1、“旧部”齐集搞大事

瑞幸“逼宫”事件不到半年时间,陆正耀又集齐“旧部”搞大事,创办餐饮品牌“小面日记”,注册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舌尖科技是一家以先进技术为驱动,致力于餐饮产业全环节信息化、标准化创新的多品类、多品牌餐饮集团公司。

“小面日记”可能会推出重庆小面、牛肉面、渝粉记、日式拉面、鳗鱼饭、海南鸡饭等餐饮种类。

在舌尖科技公司的商标申请中,也不仅有趣小面等面食品牌,还有渝粉记、陕千味、舌尖严选等。

舌尖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张英,曾是神州优车的股东,是陆正耀的老部下。

有媒体报道,原神州系的张英、张钧、靳军、雷利琴,以及瑞幸高管周斌、李军、卢勇、李青元等旧部纷纷再次聚拢在陆正耀身边。

其中,周斌和李军是瑞幸前副总裁,很受陆正耀赏识,两人曾在2021年1月共同在朋友圈公开讨伐CEO郭谨一。

此次,周斌再次作为先锋冲锋陷阵,担任了舌尖科技三家公司沈阳、杭州、济南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李军南下深圳,担任深圳激情舌尖公司的执行董事和经理。

众将云集,餐饮行业势必又将迎来一场腥风血雨。

2、餐饮界有陆正耀的容身之地吗?

如此大阵仗进军餐饮行业,陆正耀似乎认真了,此地有他的容身之地吗?

民以食为天,餐饮行业一直是消费板块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具有规模大、增速快的特点。

2019年,中国餐饮行业收入达到4.7万亿,2015年~2019年平均增长率保持10%左右。

受疫情影响,2020年餐饮行业市场规模有所下降,约为4万亿元。

受不同地区饮食习惯差异和相对较低的进入门槛影响,餐饮行业呈现较为分散的行业格局。

根据euromonitor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餐饮门店总数为1000多万家,但连锁企业的门店总数仅约43万家。

而且,就以上连锁企业门店数来看,国内连锁化率低于其他国家。

按照国家餐饮行业连锁企业收入共享比例划分:美国61%、日本53%、英国46%、中国17%。

可见,在“全球化、规模化”的道路上,中国餐饮行业仍处于早期阶段,存在大量的市场空间可以开拓。

从这个角度分析,陆正耀的选择很好理解,在体量大、集中度低的赛道确实更有施展空间。

新知达人, 陆正耀浮沉史:矛盾的商业巨鳄!

▲餐饮市场规模

3、还能复制快速上市的套路吗?

回顾以往陆正耀的几家上市公司都是同样的套路:抓住风口、彪悍融资、烧钱扩张、迅速上市、金蝉脱壳。

这次餐饮行业还能复制之前的套路吗?

首先,我们先看看二级市场餐饮企业的都采取哪些策略:

中国上市餐饮企业中,多品牌经营的企业占了七成,其发展多品牌战略方式有所不同。

(1)自有品牌创立: 公司内部孵化和创立品牌,从一开始就对品牌有完全的掌控力,例如九毛九和海底捞等企业。

(2)通过品牌授权,获得品牌的区域经营权: 引入知名外企,发挥地域市场优势,如味千(中国)获得日本重光产业的味千拉面在中国特许经营权。

再如,百胜中国在中国拥有肯德基、必胜客等品牌的特许经营权。

(3)通过投资获取品牌: 合资或者控股的方式获得新品牌,与公司其他品牌产生协同效应。

如百福控股,其控股公司有和合谷、新辣道,参股品牌包括遇见小面、西少爷等等。

按照陆正耀的性格特点以及目前“小面日记”项目的布局,我们猜测,目前他会以“趣小面”自主品牌为核心,然后不断通过投资获取其他品牌,打造一个餐饮王国。

4、25亿强制执行

餐饮是烧钱的行业,从供应链建设,到标准化管理,再到门店扩张等等都需要大笔资金的支撑。

在经过前几次“陆氏套路”后,资本还会信任陆正耀吗?他还能筹到钱吗?

近日,据天眼查显示,陆正耀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强制执行超12亿元,这已经是第三次被强制执行了。

在此之前,他已在1月和3月两度成为被执行人,分别被强制执行13.67亿元和9.36亿元。

陆正耀自己说:“我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我总会在不需要钱的时候,启动大笔的融资,保证这些钱能够支撑公司运转两到三年。”

不缺钱的背后,是一股资本黑暗势力的加持。

有一投资人曾透露说,陆正耀的投资圈非常牢固且私密,外部资金很难进入。

这也反映了陆正耀并不为钱烦恼。

即使半年内被强制执行三次,也无法阻挡陆正耀前进步伐。

从陆正耀出现在大众视野的那天起,就充满争议。

有人说他是一个“巨骗”,陆氏套路在资本市场屡试不爽,收割一波又一波韭菜。

也有人说他是商业巨鳄,有非常敏锐的嗅觉和清醒的认知,总能抓住风口,在所在领域开辟新天地。

对于他这个人,我们不做过多评价,我们更多是希望他给社会创造价值。

本次进军餐饮行业,他自称是最后一次创业,成功与否,让我们拭目以待。

而陆正耀创业故事,未完待续。


分享